3044永利官网vip|主页

大家谈,“刺头”变“家长”

  早7点,63岁的退役军人卢权长骑摩托车出门,骑行十多分钟后转乘公交,到30公里外的汝湖镇退役军人服务站“上班”,晚上八九点才回家。和他一样的,还有退役军人陈永同和邱光明。他们仨,被退役军人亲切地称为“家长”。

  面对笔者,三位老兵说,我们以前是“刺头”,很不应该,如今借助服务站这个平台为全镇退役军人和优抚对象发挥一点点作用,很自豪,也很感谢。

  “刺头”蜕变成“家长”的背后,源于广东省惠州市惠城区汝湖镇退役军人服务站创新探索服务保障模式的“大家谈”。

  话题大家选,谈来凝聚力

  2019年5月,汝湖镇退役军人服务站挂牌成立,站长戴晓可冥思苦想,终于和全站工作人员达成共识,退役军人的思想工作既要“心中有情”,又要“眼中有事”,以“大家谈”活动为纽带,在解决实际问题的基础上解决思想问题,在解决问题中增强思想工作实效。

  在首期“回忆当兵最难忘的事”主题中,退役军人李秀发向众人敞开心扉,“村里没人知道自己当过兵,也没人在意你当兵时吃了多少苦”。第三期“爱心人士关爱困难军人——真情暖人间”主题活动中,89岁的抗美援朝老兵房连斌谈道,“虽然年事已高,但愿尽微薄之力帮助有需要的复退军人”。

  已连续开展36期的“大家谈”活动,形式多样、谈话地点不限。不同话题把辖区退役军人分层次、分类别、分批次定期聚在一起,大家畅所欲言。主题期期变,但宗旨没变。“既体现组织的正面引导,又能倾听到来自一线的呼声,既作为学习政策法规的阵地,又能成为帮扶解决困难矛盾的平台。”戴晓可说。

  是非大家辨,谈回荣誉感

  仍西村退役老兵纪均松是一名老上访户。他带病回乡安置在汝湖镇,却以自己是伤残退役军人为由多次到政府各级部门提诉求、找说法,要求政府提高其待遇。政府无法满足其不合理要求,矛盾迟迟得不到解决。

  直到服务站在以“是非大家辨、办法大家想”为题开展“大家谈”活动中,在各位老兵的开导下,尤其是在一些比他年龄还大、兵龄更长、曾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兵批评下,纪均松逐渐转变思想。后来,为支持服务站建设,他还特地将他的60式老军装掏出来,捐给服务站进行展览。

  如今,无论刮风下雨,纪均松坚持每天来服务站“坐班”。不仅如此,但凡遇到其他老兵提出不合理诉求,他都“冲锋在前”,与服务站工作人员一起主动上门做工作。

  事情大家做,谈走大难题

  “没有他们协调,我儿子拿不回村里分红。”现役军人曾淇洋父母口中的“他们”,就是服务站工作人员。之前,曾淇洋父母在“大家谈”上请求帮助,表示儿子入伍前还能享受村里的分红,当兵后这个待遇却没了。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后,服务站多次上门与村干部及村民沟通协商,2020年9月,曾淇洋父母终于领回了属于儿子的分红。

  受疫情影响,退役军人张光华家中的农产品滞销。在“大家谈”活动上,服务站号召退役军人联合惠州市橄榄树志愿服务队发起爱心助农活动,组织60多名志愿者到他家帮忙采收甘蔗等农作物,并帮助销售,有效解决了张光华的难题。

  “大家谈”活动开展以来,共帮助30余名现(退)役军人,解决20宗难题,并带动越来越多的退役军人以身作则、示范表率,积极参与汝湖镇的建设发展。


  (文/叶婷婷 常子健)